体坛人物周刊王涛 誓领中国女曲东山再起大公报记者 李 理

今年上半年,中国女曲历经奥运延期、冬训滞留海外等波折。作为这支四十多人队伍的大家长,已率队回国封闭训练的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王涛接受大公报记者独家专访,她用“挫折、爱国、团队”六个字形容这段经历。王涛说,中国女曲接下来不仅要针对性模拟训练,更有望与男队同场竞技,朝着迈向东京奥运领奖台的目标拚搏。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女曲获得亚军铸就高光时刻,但此后成绩却不如人意。2016年里约奥运会中,在12支参赛队伍中仅仅获得第9。

拿到东京奥运会入场券的王涛她们,为了热身训练飞往南半球,刚抵达开普敦的时候,南非疫情还不算猛烈。在原本的计劃中,她们还要转飞德班,参加与日本、新西兰、爱尔兰和南非的公开赛。可是很快奥运延期和南非封国的消息接二连三,如何稳定军心成了摆在王涛面前的考验。

“愿不愿意拚一把?”这是奥运延期后王涛和姑娘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她告诉记者自己马上组织的全队大讨论,主题只有一个:“奥运延期利弊如何?”最后大家一致得出结论,体能是我们最大的短板,延期后有了更充分的时间进行体能训练,对於中国女曲而言可谓百利而无一害。

与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一样,中国女曲的门将李冬晓还有梁美玉等人都是队裏的老将。“我说出来也不怕被你笑话,刚抵达开普敦第二天竞体司就传来消息,说我们队伍裏面有五个人体能测试不及格。”

紧锁眉头的王涛表示,不及格的要扣除训练津贴,一个月再不能达标的立即离队,“对於曲棍球来说,没有充沛体能保障,一切都是徒劳。”在开普敦,王涛马上去南非体育科研所,最后找到一名冠军榄球队的体能教练,后者保证用一个月时间让姑娘们的体能达标。

王涛向大公报记者描述了很多冬训的细节,与南非队进行四场友谊赛以及高强度训练,让每个人回到驻地都是倒头就睡,中间李冬晓抽筋两次,进行体能训练的梁美玉甚至一度哭了鼻子。“我就告诉这些老队员,哭也没有用,你要想明白自己为什麼而拚。”一个月后,大家的体能都有了质的飞跃。王涛说,一日三练,两次体能课,对於任何运动员来讲都很残酷,但是必须做到,这就要求管理者必须要“狠下来”。

在东京奥运会的抽籤中,中国女曲处於B组,同组还包括澳洲、阿根廷、新西兰、西班牙和日本。为了全面提升竞技水平,中国女曲会进行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模拟训练。王涛解释说,澳洲的特点是场上控制能力强,我们準备找内蒙古队这样风格相近的球队来打。至於日本,那就找一些小快灵的球队来练。

目前内地疫情逐渐喘定,王涛最后告诉记者说,如果体育比赛恢复,中国女曲的姑娘们会参加男子比赛,儘管规则可能要稍微改动,但最终希望巾帼不让鬚眉,令中国女曲在东京东山再起,一鸣惊人。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